于立新老自行车里的年代回忆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22-09-08 14:20:52 来源:鼎博app官网版下载 作者:鼎博在线登录

简介:
技术参数

  上世纪70年代末期,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,人们逐渐有了消费的欲望。当时家境不错的人家结婚时要购齐手表、自行车、缝纫机三大件,而且手表要“上海”牌,缝纫机要“蜜蜂”牌,自行车要“飞鸽”牌,那才叫上档次。这些东西需要凭票购买,一般人家很难买到,因此,让很多人魂牵梦绕。

  那时人们对“三大件”之一的老式自行车格外讲究,车身被擦得锃光瓦亮,车座要罩上带穗的套子,车梁也用布裹起来,车条还绕上几圈毛线,转起来特别好看!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,那颜色款式都很单一的老式自行车,陪伴了他们成长,见证了他们人生中的大事、喜事,是记忆中难忘的情结,而收藏老式自行车似乎是对那一段青春时光的最后留存,于立新便是这样的一位老人。

  于立新已经72岁了,他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四处收集老式自行车,至今已有百余辆,其中以英国“凤头”牌、荷兰“羚羊”牌等国外进口的车子居多。

  “我是下海经商后手里有了点钱,这才开始收集老自行车。当时也没有特别的原因,就是出于喜欢。”于立新是老北京人,敢想敢干,1988年他提前从北京印染厂退休,随后自己开了一个印制条幅的公司,收入颇丰。“在印染厂当工人时,一个月的工资才16块5,工资少不说而且根本没有时间玩车,自己开公司的好处就是钱多了时间也自由,闲下来我就四处去淘换自行车。”于立新笑着回忆说。

  按照常理,对于刚接触的新事物,在不知行情深浅的情况下,一般人都会小心翼翼,但是于立新在买老式自行车时却是“一掷千金”。他很少与卖家讨价还价,而且也不会很细致地看车子的好坏,经常一股脑儿把卖家的车全部买走,以致圈子里的人每次看到他都说:“傻老于又来了。”如今他的这些进口老式自行车相比最初收回来时,价钱翻了数十倍,圈里人又说:“当初怎么就老于长了后眼。”于立新回忆起当年往事已经多了几分淡然,他坦承地说:“当时之所以那么大方地花钱买车,就是因为手里有俩钱呗,能玩得起。”

  除了近乎“冤大头”的买车方式,于立新也有他的“小聪明”。前几年他的一位朋友从荷兰带回一辆纪念版的“羚羊”牌女式自行车,当时于立新去接他的朋友,自然这辆车没能逃过他的法眼,他知道这款车型是限量生产,一共才有3000辆,因此非常具有收藏价值,于是他便想从朋友手中“横刀夺爱”,恰巧他的朋友对老车又不太懂,于立新便对他朋友说这款车不如英国的“汉堡”,应该卖了重新买一辆,于是在他不厌其烦的连蒙带骗的“忽悠”下,最终他朋友把这款纪念版的限量羚羊车原价卖给了于立新,可谓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  在北京,人们习惯称买卖和收藏旧车为“玩车”。20世纪早期,有车行的手艺人做攒车买卖,那是门生意,不能算玩。那时能“玩”得起车的最有名的要数末代皇帝溥仪。据说他不但对骑自行车着迷,而且买车也上瘾,甚至命令内务府不惜从盐业银行贷款购买各国自行车。普通人玩车开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,当时一些东南亚地区的归国华侨带回一定数量的“洋车”,丰富了买卖及收藏的市场,但是在往后的一段特殊时期,“洋车”成了“里通外国”的罪证,有“洋车”的家主儿,或拆商标,或涂漆,有的干脆扔掉不要了。直到70年代末,中国经济日益活跃,自行车收藏才再度兴旺起来。

  “无论‘汉堡’牌还是‘羚羊’牌,也无论英国产还是荷兰造,老车一定要配上德国产的‘博世’灯、‘邮政’铃、英国产的‘史密斯’脉速表,日本产的‘邓禄普’轮胎,而且还要装上‘米勒’尾灯,这才叫讲究!”于立新拿他的一辆英国“凤头”车一边笔划一边介绍。实际上,很多品牌的自行车在几十年前安装出厂时,并不像于立新说的那样装配整齐,只是玩车的人讲究重新拾掇,一定都要换上最好的零部件。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响当当的“博世”、“邓禄普”等著名品牌竟然都能在一辆老车上找到,而且几十年前的老车就已经有变速器了,不禁让人赞叹那时国外的生产商对于工艺和品质的追求。

  “这辆英国‘凤头’车是1954年生产的,车身是用比现代自行车还重的金属材料制成,质量没的说,现在还能骑出去!”眼前这辆有60年历史的老车,漆色依然光亮,锈蚀很少,就连标牌上的外文字母仍清晰可见。于立新接着说道:凤头’车里还有一种‘皇冠加冕’的纪念车,是生产商逢重大节日,特意在后挡泥板上方加印英国女王的皇冠标识,因此,称为‘皇冠加冕’,身价非比寻常。” 除了“凤头”车,于立新补充道:“具有皇家气质的‘汉堡’、‘手牌’、‘三枪’,也都是非常经典的英国品牌老车。”

  如今,于立新说起老车滔滔不绝,从便携式气筒到叉子锁,对车上任何一个考究的细节都了如指掌,他说:“玩就得玩出点名堂,不能玩了几十年车还稀里糊涂。”

  “其实玩老自行车最大的乐趣,就是当你骑着老车在大街上经过时,周围人看你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和羡慕,骑着老车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。”他又指着一辆荷兰“羚羊”牌女车解释说:“如果女士骑这辆车,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欧洲的贵妇。”

  每周末的上午,于立新会骑着一辆英国“凤头”车去潘家园,在那儿有一群和他趣味相投的老头一起玩车,每个人把自己的老车往那儿一放,大家开始评头论足,山南海北地谈论一番,偶尔还能从彼此手中淘换几个老车的零部件,这也是收藏老车的一大乐趣。

  “其实我就是喜欢玩,边玩边藏,真没把收藏老车当做一件多么重要的事,就是图一乐,几十年下来只能算是‘无心插柳柳成荫’吧。” 于立新接着说,“以后年纪越来越大,家里的儿女都看不上这些‘破铜烂铁’,我想把这些老车转给别人,这样才能让它们更好地留存下去。”

  现代社会,汽车已经登堂入室,成为人们主要的出行工具,而自行车逐渐成为一种健身工具,各种造型前卫的公路单车随处可见,装备齐全、前呼后拥的骑行车队已经变成了一种街头文化和社会风尚,如此看来,老式自行车似乎没有了生存空间,不可否认老车确实已经淡出公众的视野,被人们一点点抛之脑后,但是对于像于立新这样的老人来说,经历了岁月流逝还依然伴随他们的老自行车,承载着对过去生活难以忘却的怀念,我以为,关于它的收藏,更多是源于人们对“三大件”年代的怀旧。



上一篇:大型挂车起火变“火车” 九江市公安局交管二大队联合消防部门快
下一篇:高速收费标准调整:客车按座位、货车按轴距摩托车也有动态